前瞻 天皇杯首次自己主场踢决赛 浦和有动力也有压力

  中卫毛利西奥的头球破门,帮助浦和红钻在客场1-0击败鹿岛鹿角,挺进本赛季天皇杯决赛。对于浦和来说,能在自己主场踢决赛是一种莫大的幸福,但能否在埼玉2002球场捧起冠军奖杯,就看仙台这最后一道拦路虎。

  日本足球职业化至今,浦和是第一支在自己主场踢天皇杯决赛的球队。2013年及之前决赛都在东京国立竞技场进行,2014年之后的决赛场地日产体育场、味之素体育场、市立吹田球场和去年的埼玉,球场的主人均未闯进决赛。东京国立竞技场不属于东京任何一家足球俱乐部,2004年东京绿茵和2011年东京FC不算在自己主场夺冠。如果加上日本联赛杯决赛,浦和也是唯一支在自己主场获得过冠军的球队,2016年他们在埼玉2002球场点球大战击败大阪钢巴夺冠。

  翻看欧冠历史,共有2支球队曾在自己主场捧杯,1957年皇马在伯纳乌2-0击败佛罗伦萨,以及1965年国际米兰在梅阿查1-0战胜本菲卡。之后的2次1984年罗马和2012拜仁慕尼黑则都在家门口输掉了决赛。欧联杯(前身联盟杯)自1998年改制成单场决胜后,费耶诺德是唯一的幸运儿,2002年他们在鹿特丹主场3-2力克多特蒙德夺得冠军。

  浦和红钻,响当当的亚洲红魔,球迷数量在日本数一数二,计算洲际赛场的成绩,浦和绝对乃日本第一豪门,他们2次在亚冠收获冠军,力压鹿岛鹿角和大阪钢巴。但是自2006年巅峰期问鼎国内双冠王后,浦和除了上赛季孤注一掷豪赌亚冠,先后淘汰川崎前锋和上海上港最终问鼎冠军之外,没有在国内赛场拿过有分量的冠军,而球队屡屡在联赛争冠之时的「失速」,更多遭到球迷的诟病和调侃。

  作为球迷上座率的保障,浦和是本赛季唯一支场均球迷超过3万的球队,达到35000人,比第二名的东京FC高出9000人。埼玉2002球场的容量为63700,当球队与强队比赛时,几乎达到爆棚。球队客场比赛时,浦和球迷数也是相当可观,多则有3至5千球迷,甚至个别主场容量小的球队(甲府、柏太阳神),只能将与浦和的主场比赛设在中立场进行。

  所以“朋克是什么”,其答案远比《乐队的夏天》官微所说的要复杂和阴郁。“朋克”两个字,包含了年轻人与成人世界的抗拒,是他们冲破所有束缚的渴望,是他们青春期剩余能量的释放。他们并不一定更喜欢朋克的生活状态,但这样的状态,是每个人青春期里不肯长大与矫饰的执拗。

  ▪ 仙台维加泰上轮联赛主场迎战鸟栖沙岩,上半场临结束时被对手1分钟内连入两球,尽管仙台随后顽强将比分扳平,但之后又失1球,最终还是以2-3的比分落败。

  虽然钟汉良说跟妹妹平常的沟通不多,但两人在节目中的互动也处处流露出对彼此的关心。在纽约时代广场,钟汉良发现妹妹不见了,就焦躁地一直喊她名字。遇到高空特技任务,Jackie知道哥哥颈椎有伤,就主动承担任务,不过爷们的Jackie不玩煽情戏码,对着需要自己照顾的哥哥,常常露出“嫌弃脸”。

  在浙江杭州,正版资料大全王中王,“方林富炒货店”因为门口招牌上有个“最”字,收到了20万元的罚单。“这得炒多少栗子才能赚回来啊……”虽然不少人对“炒货店被罚20万”表示同情,不过,记者调查发现,执法部门是依法行政。依据就是新的《广告法》——白纸黑字,而且20万元已是处罚下限。(1月14日《钱江晚报》)